对话主题:宏观调控下的中国房地产,2010博鳌房地_体坛情侣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将进行的是地产精英博鳌论剑,也就是我们原订于今天晚上举行的第二场对话,现在我们把它调到这个时段来进行。下面我们有请对话嘉宾:潘石屹、施永青、胡葆森、林明彦、张宝全,以及我们的对话主持上台。有请!

  主持人:各位嘉宾,各位对话的嘉宾,下午好!今天下午谈论的主题是宏观调控下的中国房地产,其实这是大会一个整的主题,但是我们今天下午这个对话的主题还想把这个主题再延伸一下。就是说下一步如果宏观调控是目前房地产商非常关心和未来短时间非常关心的话题,那么最长久关心的一个话题就是中国城市化,和城市化的运营能给房地产商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机会或挑战。我们这次对话的嘉宾,刚才上一场应该是东西南北中,这次我们简单分可能是分为海外派和本土派,因为任何一种不确定性在市场里面都是会存在的。在海外他的不确定性我们总结为主要是市场和技术,但是在中国主要是政策和环境的。不知道各位对话嘉宾对此是怎么看的,要不先从潘总开始,就是对不确定性的理解。

  潘石屹:中国和外国的区别?

  主持人:对,对。

  潘石屹:没反应过来。说中国和外国的话,我觉得中国的现状还是很落后的。这个是一个现状,因为在160年前鸦片战争的时候,才知道的外面的世界,才知道洋枪洋炮的厉害。所以所有的中国人就发奋,要现代化,要把我们国家搞得富强,可是140年过去了没怎么富强。就在改革开放以后搞市场经济,在20多年富裕起来了,所以这就是一个中国的现状。我想在中国做任何的生意,包括做房地产,实际上我们才刚刚有钱、刚刚吃饱饭,所以整个基础还是非常的薄弱,包括香港,说是我们要支援他们,他们现在比较困难。实际上我们的收入只有人家的二十分之一,所以就是穷人帮富人。我觉得可能我们做房地产的时候千万不要忽略我们才是刚刚有点钱,这个发展是几百年都没有怎么发展,是刚刚才开始发展起来的。宏观调控的话,我还没搞得太明白因为有好多政策是不是宏观调控的,例如像国土资源部的11号令,这是从2002年的上半年就下发的,是不是都和宏观调控有关系了。我觉得这个宏观调控就像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得天花是一样的,为了不得天花就种牛痘让你得上一次小病,大家都知道了身上有这个免疫力了然后再健康的发展。从整个发展的前景来看的,整个中国才刚刚开始发展,才发展了20多年。和人家发展了几百年的没办法比,可是在这过程中调控如果是种了牛痘要种得好了,终身免疫了就可以健康的成长。我觉得这次宏观调控更应该吸取的经验教训是93年的经验教训,93年下手有点狠了。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大概到97、98年的时候,就到处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哪。然后因为整个就业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所以这次的宏观调控我想更多的是用经济的手段、用市场的手段而不要用行政命令的手段,下手不要太狠,适可而止。谢谢!

  主持人:其实刚才潘总讲的正是我们一个主题,我可能还要揭发一下潘总。关于不确定性,比如说,因为我们上午有个私下的讨论,到底说政府出台一个什么样的政策,如果他告诉一个规律按照这个规律做,大家有一个明确的期待。那这个不确定性其实是可以确定的,他是确定的不确定性,关键现在本身这种不确定性他也带不确定性。下面,我想请问海外的中原地产的施总怎么看。

  施永青:房地产的不确定性,我相信是全世界都一样的。刚才发言也说因为它的生产期比较强,风险一定是大的。刚才潘总说的比喻很好,但是房地产可能种得不是终身免疫的。有一个时期,好像现在流行感冒打的针一样他可能一年两年的效率,可能将来还是要出问题的。我是从外面过来的,你们在里面生存的很好,在赚钱,当然觉得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我从外面看过来我觉得中国房地产问题还是存在的,今天最新新闻,但问题是不是严重到要下重药,可能还没有到。但是我看到一个不太好的现象就是,控制量比较大,政府统计这个控制量跟香港的统计方法是不一样的,这里统计的就是出售量,出售了他就觉得问题解决了。这个楼盘发展商把他卖掉之后没有人搬进去住的,这种统计在国内好像没有做,或者政府做了之后没有公布。但是如果建出来之后没有人用的话,对社会资源其实是一种浪费。因为在国际上可能有些国家是他把资金引导去证券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他觉得如果游资引导到证券市场造成的破坏不会很大。虽然也是投机,但是这个企业的钱输了给哪一个企业,那个企业赢了另一个企业,钱还在嘛。但是如果你做房地产的你钱变了砖头之后,今天新闻头条,砖头以后可能不会变成钱,可能对社会造成很大的破坏,现在银行里面的坏账,很多都是跟房地产发展有关的。所以政府对这个问题比较重视担心资金错配,我觉得是有它一定道理的。当然我自己也是做房地产代理的,成交量上、价格上对我最有利。但是市场的波动太大的话,就是大的公司在面对波动的时候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所以做出一定的调整,我基本上赞成的,但是问题是调整的方法,因为在调整经济是很难的,西方的经济学家说好像是开一部老爷车,打油门的时候油不是一定到,兜个圈才到你打下来好像没有反应你就打得太多了,一下子冲出去,想刹车的时候开始刹不住,刹得太紧他就熄火了。所以中国政府在调控经济的方面,92、93年这一次做的破坏性太大。所以我觉得调控虽然应该做,但是做的时候应该是很小心,很小心做得好的话,才可以避免不确定性的程度造成的社会破坏太大,我基本上还支持要做,问题是怎么样去做。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