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风云激荡强军路——国防和军队改革40年述评(4) 少女时代允儿整容

与时俱进、解放思想,必须紧跟新情况、新问题不断深入——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改革开放这40年,正是人类社会信息技术大发展的时期,伴随而来的是新一轮的世界军事革命风起云涌。从马岛战争到海湾战争,从科索沃战争到伊拉克战争,随着战争形态、作战样式不断演进,党中央、中央军委对现代战争的认识不断深化,对军队建设特点规律的认识也在持续深入。20世纪70年代,在世界军事革命大潮涌起之际,邓小平就敏锐地指出,“现在是合成军队作战,空中也有,地面也有,水里也有,不是过去小米加步枪了。”正是在这一时期,以1981年9月华北大演习为标志,诸军兵种合同训练成为我军军事训练主要特点。同时,以陆军集团军组建为标志,人民军队在合成化道路上跨出一大步。

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的确立,我军改革和建设进入立足信息化战争谋划推进的新阶段:军种结构得到优化,陆军比例进一步下降,组建改建大批高新技术部队,全军广泛开展科技大练兵活动,多军兵种联合训练初见端倪。进入新时代,面对世界“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和世界新军事革命全方位、深层次发展带来的严峻挑战,习主席深刻指出,“只有与时俱进、大力推进军事创新,才能尽快缩小差距、实现新的跨越”。几年来,从制定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到提出军队建设“五个更加注重”战略指导,从坚持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到聚焦练兵备战,推进军民融合发展……一系列战略布局和战略举措,标志着我们党对国防和军队建设规律的认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与时俱进、解放思想,必须保持定力走好自己的路——思想解放不等于“天马行空”,必须坚持实事求是基础上的破立并举:该破的必须破,不破则衰;该立的必须立,不立则乱。改革不是改向,变革不是变色。1986年,中央军委扩大会议通过《关于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决定》;1999年,全军政治工作会议通过《关于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军队思想政治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2014年,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军队政治工作若干问题的决定》……纵览3份《决定》,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贯穿其中一条始终不变的红线。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一系列制度安排和战略决策——军委主席负责制写入党章;着眼强化军委集中统一领导重构我军作战指挥体系和领导管理体系;武警部队由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深化我军党的建设制度改革……无论思想如何解放、改革如何深入,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本色始终不变。

■聚焦打仗的精兵之路

军队是要打仗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能打胜仗是起点,也是落点。古往今来,亚历山大“马其顿方阵”的崛起、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革新、海湾战争掀起的世界新军事革命……任何伟大的军事变革,无不以提升战斗力为“靶心”。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领导人民军队精简整编时讲过,军队要“讲质量,讲真正的战斗力,搞少而精的、真正顶用的”。

进入新时代,习主席运筹谋划新一轮改革时特别强调:“关于军队建设和改革,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在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们这支军队能不能始终坚持住党的绝对领导,能不能拉得上去、打胜仗,各级指挥员能不能带兵打仗、指挥打仗。”战斗力!战斗力!不同的历史时空,一样的目标追求。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中央军委始终聚焦提升军队战斗力,向着能打仗、打胜仗的目标,擘画推进国防和军队改革。

这是一条领导指挥体制健全完善之路——2016年1月16日零时,人们耳熟能详的沈阳、北京、兰州、济南、南京、广州、成都七大军区停止行使指挥权,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五大战区开始运转。前后不到一个月时间,调整组建15个军委机关部门,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领导指挥体制改革跨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大步。领导指挥体制是一支军队的“四梁八柱”,领导指挥效能直接关系战场胜败。改革开放以来的历次改革整编,我军领导指挥体制一直因时而变、因势而变。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