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礼!他们把士兵的荣耀写在欧洲之巅_外国男孩的名字

献礼!他们把士兵的荣耀写在欧洲之巅_外国男孩的名字

  没有比荣誉更高的山

陈航至今为自己的受伤感到愧疚。山地行军,受伤是难免的,但在第一天的定向越野课目中中国参赛队就有一人受伤,让大家还是有些猝不及防。

陈航坚持跑完定向越野的全部赛程后,脚踝已肿得像馒头。看到队友关切的眼神,他安慰大家:“让你们担心了,我能行。”后面的比赛中,裁判好几次问他能不能坚持,他一次次用不太流利的英语喊道:I can!

这个24岁的小伙子在微信个性签名中写道:总有一些东西,比生命还重要。他知道,如果他退出,12人参赛的队伍就将被计算为13个人的用时;他也清楚,如果他不退出,就得打着封闭、忍着伤痛和大家一起继续摸爬滚打13天。

中国参赛队就在这样的开局下,开始了“厄尔布鲁士之环”的征程。

意外接踵而至。比赛第二阶段搬运伤员项目中,体力透支的次罗布也摔伤了。次罗布是个藏族大学生士兵,读了两年大学后参军入伍,当了两年兵后他想在部队好好干,直接办了退学。

“第一次代表国家出国比武就因伤退出,我接受不了。”他吃止疼药坚持比赛,“每天都是跟药效抢时间”。

伤员的增加还是影响到了全队的成绩,第二阶段赛程过半后,中国代表队名列第四。更让队长赵海永忧心的是,接连遭遇挫折,队员们有些失落,缺乏信心。

晚上宿营,赵海永召集队员在帐篷外开了个会。

“现在形势不容乐观,我们还能完成预定目标吗?”赵海永问。

大家低着头,没有人作声,夜凉如水,空气凝重。

“只要比赛没结束,就还有希望。”赵海永一边打气一边激将:扪心自问,你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了吗?没拼尽全力就放弃,有何颜面回国面对战友亲人……

好些人紧抿嘴唇,抬起头,眼睛里放出光来。“拼吧,只要拼不死,就往死里拼!”有人喊。

“对,只要拼不死,就往死里拼。”更多人附和。12双手很快紧紧交叠在一起,12个年轻的士兵在异国他乡的冷夜中郑重立下了誓言。

第二阶段比赛结束,中国参赛队总成绩排到了第三。

还有没有可能赢得更好的成绩?压力集中到了第三阶段。

这一阶段最艰苦的项目当属11公里强行军。这11公里全是爬坡路,起点海拔1800米,终点海拔4200米,最后两公里全是雪山。

赵海永计算了下,如果想要排名更进一步,这个项目必须超越当前排名第二的队伍至少22分钟。在陌生的环境里强行军,要拉开对手如此大距离,几乎没有可能。而且,此时12名队员中已有4个伤员。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不到最后一刻,还不知道谁是赢家”“只要百分之百付出就问心无愧了”……最紧要的关头,队员们的思想变得统一而坚定。

最终,顽强拼搏发挥了作用,他们一举超越对手达23分钟。

最后的冲顶时刻到来了。

赵海永的印象里,这是近年比赛中天气最恶劣的一次登顶。每天雨雪交加,一路上危机四伏。他们在宿营时遇到了泥石流,在路上碰到了巨大的火山石隆隆滚过。他们凌晨3点出发时,大雪中能见度只有五六米,待到他们登顶后返回宿营地,积雪已经压塌了帐篷。

风雪中,队员们冻得嘴唇乌紫、脸色苍白,不少人因为缺氧头胀欲裂,深陷雪地的脚越发沉重。面对恶劣的天气,3个国家的参赛队放弃了登顶。中国小伙子们坚持,不仅要登顶,而且要第一个把五星红旗插上欧洲之巅。

“到了山顶,风景可漂亮了”“把国旗插在欧洲最高峰,然后录个视频,你说得多帅……”一路上,赵海永喘着粗气给队友鼓劲。

最终,他描述的美好愿景都没有实现。由于天气恶劣,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刚抵达峰顶,记下成绩,主办方就要求匆匆返回。他们甚至没来得及簇拥着国旗在欧洲之巅合张影。

不过,至今回想,队员们并不觉得遗憾。“取得好成绩就够了,还有什么山比荣誉更高啊!”陈航说。

陈航的微信头像看上去是一幅灰蒙蒙的画面。“其实我心仪的头像是这样的。”他给记者发来一张图片,图上的画面中,骤雨初歇,浓云未散,阳光穿过云缝,架起一道彩虹,虹桥之上,旗杆托举起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

“为什么不用美丽的彩虹和神圣的国旗做头像呢?”

“我是军人,国旗是属于心中的,我就用了空白的天空!”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