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军事新闻分众化的国际传播_快舟11号明年飞

当前,我军正处在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向建设世界一流军队迈进的关键时期。随着军队推行军事力量走出去战略,常态化遂行海上维权、海外护航、国际维和、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等重大任务更加频繁,国际涉军议题舆论引导、舆论斗争以及我军形象塑造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习主席强调:“要适应分众化、差异化传播趋势,加快构建舆论引导新格局。”推进军事新闻分众化的国际传播,既是积极打破西方媒体对我军舆情垄断和舆论封锁的重要方法,也是顺应舆论环境、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变化,提升国际军事报道传播效果、夺取国际军事传播话语权的重要举措。

一、立足媒介生态重塑,认清军事新闻分众化国际传播的深刻内涵

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媒介生态格局,重构了媒体传播环境。传播关系从“一对众”转向以互动共享为主要特征的“多对众”传播;传播形态由“单向”变“双向”、由“线性”变成“网状”,导致“传者”和“受者”关系重塑。在此情况下,用“分众化”“差异化”取代“群体化”“同质化”,让信息针对目标受众的特点,合理运用不同媒介及不同传播语言与方式,才能真正取得良好的传播效果。

做好分众化传播的前提是树立差异化传播理念。要彻底摒弃面向广泛受众的“广播”思路,树立面向不同的、有清晰特征受众群的“窄播”理念,不要盲目追求让国际受众“一劳永逸”改变对我军的偏见,而应“久久为功”逐步影响不同目标受众对我军的态度。要通过提供精细化、多样化的国际军事报道产品,满足不同国度、不同地区受众的“个性需求”,由此产生国际军事报道的影响力。

分众化传播是引导国际涉军舆论、开展国际涉军舆论斗争的重要方法,做好分众化传播必须兼顾舆论引导和舆论斗争的统一。美国著名传播学者乔姆斯基指出,西方媒体在媒介发布信息过程中不可避免受到五大新闻过滤器的过滤:一是“主流媒体的规模、所有权和盈利驱动”,二是“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广告商”,三是“对信息提供者的依赖如政府、商界、学者等”,四是“媒体自身承受的攻击和压力”,五是“反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反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表现在对华军事报道上,便成为国际舆论场盛行的“中国军事威胁论”“中国军事霸权”等论调。因此,国际军事报道分众化传播既要承担起阐明我军性质、宗旨、本色,塑造我军威武、文明、正义之师等使命任务,也要融入斗争思维,弱化消解国际舆论对我军的误读、误解和误判。

二、围绕话语权争夺,确立国际军事报道分众化传播的目标要求

分众化传播的最终目的是争取国际传播话语权,因此必须着眼提高国际舆论场中的中国军队的正面形象,引导和加强对国际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站的跨媒介议程设置。

1.区分不同对象特性,完善多样化新闻传播话语体系。

面对心理、信仰、文化背景、思维方式迥异的国际受众,我们要完善多样化新闻传播话语体系,就要重点梳理不同国家、不同党派、不同文化共同体、不同亚文化群体、不同群体圈子等对象特征,以信仰、价值观念、政治倾向为基础找准文化差异,从而为国际军事报道贴上不同话语标签,实现跨文化传播。

可考虑按照重大军事战略方向任务,完善不同的国防话语表达。如针对南海问题中西方热炒的“岛礁建设‘军事化’”“中国军力‘秀肌肉’”“抢占势力范围”等话题,根据菲律宾、越南等利益攸关国受众的认知基础和信息消费习惯,展开滴灌式分众传播;对于钓鱼岛问题中的中日领土争端与军事摩擦事件,重点挖掘日本国内不同政党间的态度分歧,做到差异化舆论斗争和立场渗透;对于吉布提等海外基地建设,聚焦非洲特定地区受众的情感倾向,尝试从展示我老一辈革命家在该地区的人格魅力与历史贡献等着手,消除误解误判。

2.根据不同议题特点,打造分类传播话语矩阵。

一套话语满足不了所有人,一个腔调难以唱遍天下。夺取国际军事传播话语权的目标,就是设置国际舆论场中的中国军事议题,让我方议题成为西方主导的国际主流媒体、知名国际社交媒体网站等平台讨论的热点焦点。

不同军事议题对话语表达有个性化要求,因此必须打造分类化的话语表达矩阵,使不同特点的议题匹配最佳话语表达模式。一是权威性话语表达:适合发布军费增长、装备发展等议题,将权威发布和专业分析放在第一位,让国际观众看清军事现象背后的各种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角力。二是引导性话语表达:适合应对常见的放大我军反腐等敏感问题、误读我军事力量走出去问题、炒作军事摩擦等议题,通过专业阐释引导国际受众感知我行动背后的和平初衷。三是驳辩性话语表达:适合领土主权争端等话题,通过历史表达、法理阐释等,驳斥西方对我抹黑性报道中的认知和逻辑谬误。四是娱乐性话语表达:适合军队建设、官兵文化生活等议题,通过呈现我军营有趣、丰富的轻松内容,展现我军的开放和包容。

3.找准不同平台特征,提供差异化军事信息服务。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