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并非“黑天鹅”而是“灰犀牛”?埋雷9年华映科技深陷“关联交易”危机 天津市副市长尹海林

作为A股第一家台资借壳上市公司,华映科技在上周突然披露实控人中华映管因债务无法偿清申请重整消息,此后,华映科技股价于12月14日跌停;同时,由于双方形成的联交易系,将有可能造成华映科技对中华映管31.5亿元的应收帐款或无法收回。

有媒体称此为一起“黑天鹅”事件,不过,有公开信息显示,此次中华映管申请重整并非是偶然事件。近几年在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下,彼时的台资大厂中华映管却逐渐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在行业竞争中逐渐被“末代”化。

DISCIEN(迪显)咨询公司分析师崔吉龙对《证券日本》记者分析,在显示面板行业的(寒冬)周期影响下,中华映管申请重整事件并非偶然,而是潜伏在行业中的大概率危机即“灰犀牛”。

有媒体称,目前中华映管已无预警停产。12月18日,华映科技董秘陈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由于华映科技尚有相关原料库存,预计年前仍然能维持正常生产。但短期看,受中华映管生产线待产影响,华映科技也将受到波及。但其进一步表示,华映科技目前已经布局全产业链,公司已经向国资福建信息集团等寻求进一步的解决方案,渡过难关。

高度依赖关联交易埋雷

12月14日早间,华映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中华映管与其百分百控股子公司华映百慕大(公司控股股东)均发生债务无法偿还清,已向法院申请重整及紧急处分。  受此影响,华映科技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截至公告日,华映百慕大持有华映科技股份总数为7.29亿股,其中用于质押的股份累计为7.28亿股(均为场外质押),质押股份数占华映科技总股份数的26.32%,占其持有华映科技股份数的99.82%。上述股份可能面临强制平仓风险,进而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更。

此外,截至2018年11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中应收中华映管款项余额为4.54亿美元(折人民币31.50亿元),其中,逾期款项金额为2.54亿美元(折人民币17.61亿元)。该款项可能无法全额收回而导致公司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香港最新新闻,并可能导致公司出现资金周转风险,进而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华映科技表示,因公司日常生产经营与中华映管关系密切,其中,2017年公司向中华映管及其相关方采购商品、接受劳务关联交易占比为36.58%,销售商品、提供劳务关联交易占比为55.65%,而中华映管重整可能对公司生产经营有重大影响。

据了解,华映科技和中华映管的关联交易最初占比高达80%至90%。中华映管在2009年“借壳”闽东机电上市之初曾承诺,“在2010年12月31日前,闽东关联交易金额占同期同类交易金额的比例下降至 30%以下,并在以后年度将上述关联交易比例持续维持在30%以下”。 显然,当初的承诺在此后的9年时间里并未实现。

对此,陈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华映科技已经拥有从模组配件生产到面板生产的完整产业链,正在降低中华映管等关联方的关联交易关系。

被“末代”化的技术

《证券日报》记者查询中国台湾公开资讯观测站获悉,目前中华映管及子公司华映百慕大均发生债务无法偿清,负债总额高达340亿元新台币。

12月16日最新消息显示,中华映管因无法协调货款已被材料商暂停供货,产线设备均处于待机状态,无法正常运作。

业内人士认为,中华映管申请重整并非事发突然,早在今年9月初,中华映管就已传出裁员消息。

有报道指出,近年来,中国大陆面板厂发展快速。IHS Markit报告显示,预估2022年,大陆8代以上的大尺寸面板厂将达19座,5.5代以上中小尺寸面板厂也有20座。DIGITIMES Research也预期,4年后,大陆中小尺寸AMOLED面板合计产能可达1131万平方公尺,仅次于韩国厂商,全球比重将达33.4%,相较其在2017年的仅占7.5%,比重显著提升。

报道称,中华映管原为TFT-LCD面板厂,后来因为市场竞争,在2012年转型为中小尺寸面板厂,旗下早期有2座4.5代厂和1座6代厂,不过2、3年前,受智能手机需求不佳影响,一座4.5代厂停产,仅剩4.5代、6代厂各1座进行营运,但在OLED需求快速扩增下,这座6代厂价值也迅速递减。

对此,崔吉龙认为,今日热点新闻,整个显示产业由日本到韩国、再到中国台湾再到大陆,是转移的趋势。在这个大趋势下韩厂很早开始布局OLED等新技术,陆厂建设很多8.5等大型世代线,将很多原本在6代线生产的IT生产转移到8.5,从而是6代线大量释放手机产品,从而使竞争愈加激烈。眼下行业洗牌加剧,只有拥有强势资金和技术实力的头部厂商才能最终熬过这一竞争周期。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