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歼击机女飞行员、反恐精英来沪与青年

“我拿着匕首削着手上的老茧,听到有人感叹‘这样的青春太沉重’,最新新闻,我没作声。”陆军某旅副参谋长杨建松在17日晚上举行的分享交流会上,说起“金鹰——2013年”国际特种兵比武选拔的故事,“我当时想,再苦我也不会放弃,如果有人最终能留下,那一定是我。”最终他获得了成功。

 

此次,杨建松作为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和共青团中央联合组织的“军地青年典型走基层”活动的典型之一来到上海,与长宁区人武部干部职工、优秀民兵干部、优秀团员以及武警上海总队机动二支队官兵代表,开展了一场名为“新时代·新青年· 新担当”的分享交流活动。

 

与杨建松一起参加交流活动的,还有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张潇、武警十大忠诚卫士成林、全国劳动模范肉孜麦麦提·巴克。

 

做好直面死亡的准备

 

特种兵、歼击机女飞行员、反恐精英来沪与青年

 

1000米武装泅渡,每一步都要耗尽全身力气,面色惨白,无法正常呼吸……杨建松每每回忆起参加哈萨克斯坦“金鹰——2013年”国际特种兵比武选拔训练时的情境,就像发生在眼前那样清晰。这段选拔经历,他磨破了3双军靴,4次晕倒,留下了12道伤疤。最终,他成为参加国际比赛的12名精英之一。在那次国际比赛中,中国获得团体第一。

 

1985年出生的杨建松是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曾荣立一等功2次、二等功1次。

 

在交流中,团员青年问:“面对队员溺水,你放弃了营救,选择完成任务。事后你会愧疚吗?”“如果是你,你怎么选择?”杨建松反问。“救队员。”“这就是我们的区别:你是老百姓,我是军人。是完成既定目标,还是营救队友?怎么做都对,但怎么做又都是错的。救人是人性,但作为军人,必须把完成既定目标放在第一位。哪一场战斗不流血、不牺牲,军人必须要做好直面死亡的准备,才能守护老百姓安居乐业!”全场响起热烈掌声。

 

不止是光环和荣耀

 

特种兵、歼击机女飞行员、反恐精英来沪与青年

 

看着会场中播放的一段视频,一向自诩情绪稳定的张潇流下了眼泪。她在短片里看到了同为首批歼—10女飞行员的战友余旭。2016年,年仅30岁的余旭在飞行训练中牺牲。

 

“余旭是我同学,我俩一个宿舍的。”张潇说。张潇是空军一级飞行员,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参加过2009年国庆阅兵。飞行员这个职业对于身体、生理素质要求非常高,女飞行员更是凤毛麟角,也因此女飞行员总是备受关注。

 

“很多人觉得‘女飞行员’就是光环,给了你这个平台,荣耀随之而来。”张潇说,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她们是“多么热爱飞行”,为了飞行,她们练到极致,出色完成系列演习、实弹打靶等任务。

 

张潇现在是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员,经常要巡逻值班。有时遇上外国军机抵近侦察,张潇要做一系列动作进行驱离警告。“那一刻,我发现我们和战争挨得很近,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她对青年们说,“我真实体会到那句话,我们并非生活在和平年代,只是我们生活在和平的国度。守护祖国和平,因为有我们,也因为有你们。”

 

军事训练当成爱好

 

特种兵、歼击机女飞行员、反恐精英来沪与青年

 

“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武警新疆总队某支队大队长成林自信昂扬。从普通一兵一步步走来,17年在反恐一线出生入死,深圳最新新闻,硬茧、刀疤、钢钉,每一处伤都是战功。“靠什么坚持下来?我一直把军事训练当成爱好。”

 

成林在现场边说边比划。一次,他排查到一户四合院时,突然从房屋中冲出一名男子,手持砍刀向他扑面而来。成林躲闪不及,左腿被剌开一条长达10厘米的口子,顿时血流如注。成林不假思索,反手抽出警棍,挡住歹徒砍刀,顺势劈颈击腕,将其制服。

 

现场,上海武警机动二支队大队教导员李峰也是“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曾在西部某地执行任务时荣立一等战功。成林与李峰谈起在西部处突维稳的岁月时仍热血沸腾,两位英雄惺惺相惜的画面让在场观众动容。

 

快速问答

 

问:面对生死威胁怕不怕,怎么克服障碍?

 

杨建松:怕,但是不能逃避。危险和困难就像一条狗,越逃避,它越会跟着。只能是干翻它,我活着。

 

问:谈谈党对你成长过程的影响?

 

肉孜麦麦提·巴克:小到个人成长,大到新疆发展离不开党的关心和支持。这不是空话。10多年前党组织找我谈话,希望我写入党申请,我觉得不入党也一样能把工作做好。书记的回答打动了我“你以党员身份去做这件事,你就代表了党员的形象”。爱,就去成为。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过去,我从家乡和田到工作地克拉玛依路上要一星期,现在可以坐飞机、价格也不贵。这是党中央带领我们走向幸福生活的见证。

 

特种兵、歼击机女飞行员、反恐精英来沪与青年

 

问:女飞行员有什么优势、劣势?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